伤潮溺亡

幺蛾子【卡黄】

废物老樾:


2015.


又有人敲门。这种小孩儿似的敲门声黄婷婷几天来已经听了无数次,每次开门都是那同一张海豹脸。


“婷婷桑~跟我跳夜蝶嘛~”


“不可能。”


黄婷婷这次摔门了。这小孩真烦人。


“婷婷桑~求你啦~”


门外的李艺彤扯着嗓子大喊,一点也听不出请求的意味,黄婷婷不打算理她,照她这么喊下去,不需要自己出手,总会有人来收拾她的。


果不其然,赵广东在李艺彤第二声吼的时候就出来伸张正义了,听到门外那人惊恐的求救声黄婷婷突然有点担心李艺彤的生命安全。


咔嚓。黄婷婷终于还是开了门。“我不能变成杀人犯的帮凶”她这样想。


“不要再喊了,我跳。”


李艺彤瞪大了眼睛,愣了几秒,忽然就咧开嘴笑得像个傻子。“我就知道婷婷桑果然还是爱我的!”


“……”


“赵粤,麻烦你了。”


“诶诶诶?啊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!”


黄婷婷最后还是跳了《夜蝶》。她气定神闲地将每一个动作做得完美到位。那边的李艺彤笑得像糖,这边的黄婷婷冷漠如冰。黄婷婷觉得《夜蝶》这首歌从头到尾都应该是阴冷的格调,毕竟是禁忌的恋爱,无论如何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,她没有笑的必要。


要到念白部分了,黄婷婷预感到李艺彤不会乖乖地按照练习的内容说话,这让她有些不安。这种不安她自己也说不清楚到底是害怕还是期待。


“婷婷桑你到底爱不爱我!”


李艺彤嘟着嘴模样认真,黄婷婷却乱了阵脚。问这种问题……这个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啊……不管怎么回答都大有问题的吧!


不行,我不能慌,表情要酷。


“你,过来。”


“婷婷桑~~~”李艺彤张开双臂撒欢儿似的跑了过来,声音跟着步子一颤一颤的,倒真像个小孩子一样。算啦,就陪她玩这一次好了。其实……还蛮有意思的。


2016.


“婷婷桑~跟我一起在b30跳夜蝶吧~”李艺彤的笑还是那么人畜无害,眼睛里亮晶晶的满是期待。黄婷婷想了想,现在卡黄正是大热cp,和李艺彤一起跳《夜蝶》说不定真能拿到一个还不错的成绩,于是就答应了下来。


没想到居然是第一名。


黄婷婷内心满是波澜,第一名的成绩意味着她和李艺彤的《夜蝶》就要被拍成mv了。“和李艺彤吗……好像也不错。”


没想到公司竟然肯花大手笔请韩国团队制作mv,看过策划的黄婷婷内心是拒绝的。她问staff跳姐姐位的不是自己吗怎么突然就换成李艺彤了,staff说是因为韩国导演觉得李艺彤上妆看起来更攻一点。


“哦,原来是这样啊,我知道了。”


才怪啊!李艺彤哪里看起来更攻了啊喂!那个小孩子怎么可能更攻呢!


李艺彤倒是相当满意自己的造型,一边自拍一边嗷嗷地叫着“婷婷桑你看我好不好看~”“嗯……”黄婷婷沉思两秒“真是辛苦造型师姐姐了。”


李艺彤居然看起来很满意这个答案,她拨拉了几下头发,然后小心翼翼地端详着黄婷婷的脸,“其实,我觉得婷婷桑这样子超漂亮的。”


扑通。


后来.


她们闹翻了。


2017.7.


黄婷婷神使鬼差地点开了李艺彤的直播间,用她自己的话说是耐着性子看到了21分,弹幕里一直在问关于《夜蝶》的事情,她很好奇李艺彤会怎么回答。


“不会再跳了,再提自杀。”


黄婷婷皱了下眉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-----------
End.


某个人的一腔热情终归还是变成了一厢情愿。另一个人的冷漠最后生生切断了最后的温存。


看到前两天发卡的直播后忽然就理解了应援会的决定,我们从来都没有权力将谁和谁捆绑在一起,就像“念念不忘”的下句未必就是“必有回响”,毕竟“回响”二字说来轻巧,实则却是一种类似于“奇迹”的东西,盼得求不得。


我们要做的不是到处刷着“卡黄”二字变成别人眼中的ky,而是念着自己的初心,做好同人和衍生。有人喜欢就继续,被大部分人讨厌就停手。如此最好。


祝:各自安好,前程似锦。

评论
热度 ( 29 )
  1. Rukonai废物老樾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琮琮废物老樾 转载了此文字
  3. 果汁海水啾啾啾废物老樾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Rukonai | Powered by LOFTER